刺猬的优雅

我的父母很富有,家里很有钱,因此我和我姐姐也算是很富有。尽管如此,尽管我是如此辛运和富有。但长久以来,我知道自己人生的终点,便是金鱼缸,一个大人们把时间花费在像苍蝇往同一面窗户上乱撞的世界。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是不会到鱼缸里去的。这是一个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今年学期末,在我12岁生日的那一天,下一个6月16日,165天之后,我将会了结自己的生命。

不能因为有想死的心,往后就要像烂菜帮一样地混日子,重要的不是死,也不是在哪个年龄死,而是在死的那一刻,我们正在做什么。在谷口的漫画书中,主人公在攀登珠穆朗玛峰时死去,而我的珠穆朗玛峰是拍一部电影。一部揭示为什么生活是如此荒诞的电影,别人的生活,还有我的生活,若一切皆无意义,那么至少灵魂需要勇敢面对。

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度过一生,并终结于塑料尸袋之中。

鱼缸中红金鱼理论的典型,一心想避免像她母亲那么神经质,并变得比她父亲更加优秀的年轻女孩,生命对她来说是一场永远的战争,必须要摧毁别人来达到胜利。

追逐繁星,不像缸中金鱼那样终结一生。

当人们决定放弃生命,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合情合理,就像一次精美的过度,一次向着长眠的轻轻滑动。成年人特别不能接受死亡,然而这却是世间最平常的一件事。当做出的决定几乎不可能被理解时,我们需要做到万无一失。无法想象,某些人可能会用多快的速度,来阻止我们所坚守的计划。

我相信橡树超然独立之美,所以我也相信猫的超然独立之美。

米歇尔女士让我想起刺猬,浑身竖满尖刺,像一座真正的堡垒,但我认为,她和这些表面慵懒的小家伙一样,内心深处其实很细腻。性喜孤独,而且异乎寻常的优雅。

小津阳子,小津格朗的孙女。一个实力雄厚日本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她将会放弃学业,嫁给一个家财万贯的银行家的儿子。进行了3天的戒毒治疗之后,在一成不染的家中,她将把四个孩子抚养成人。小津阳子最终会以离婚收场,变成抑郁成疾饮酒度日的亿万富婆。那我呢,我的命运写在脑门上了吗?我相信命运,所以我才想死去。但如果我们还可能成为我们尚未成为的自己呢?我们能不能无视命运的安排,活出真正的自己呢?

有人选择从窗户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我觉得他们疯了,我讨厌疼痛。如果不能结束痛苦,那死亡又有何用?

不准猫出去。不准门房进来。

她没认出我。那是因为她从没见过您。

就像这样,一切嘎然而止。这就是死吗?再也见不到您爱的人再也见不到爱您的人。如果这就是死亡的话,那真和人们说的一样是个悲剧。

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人们死的那一瞬间在做什么。

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个能感受到自己的人,那人未必是恋人,他可能是任何人,就像电影中的忘年之交:荷妮与芭洛玛。在偌大的世界中,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的懂得而不再孤独。

我们从来都是局限在自己根深蒂固的感知之中,却不能放眼看周遭的世界,而更严重的是,我们放弃认识他人,而认识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然而却无法在这些永恒的镜子上认清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认识到这点,意识到我们在别人眼里只看到了自己,我们是大漠中的孤影,也许我们可能会发疯吧。

像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孩,在富人的世界里奋斗,既无美貌也无惹人怜爱之处,既无往日辉煌又无雄心抱负,既非八面玲珑又非才华横溢,还没等尝试就败下阵来。我只是渴望一件事情:那就是希望别人能让我平静地度过此生,不要对我太苛刻,此外,我能每天花点时间,能够尽情满足自己的饥渴,足矣。 是否能把对于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去期待别人不会太过苛刻地对自己。 或许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绝对的压倒性的力量,才能更…

好些人不能从思考中去了解是什么能让事物拥有内在的生命和气息,而是把一生的时间都花在讨论人和物,人就好像是机械的,而物就好像是没有灵魂的,然后凭借主观灵感去信口雌黄一番。 如果生活的脚步不是那么快,如果能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思考生命的意义,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思考价值观的出入,人生会更有趣一些。 渐渐地我发现,周围的许多人不会思考,他们只是不断重复他人的观点来显示自己内心的独立。

人一开始只是求生存,然后又在一天晚上体会到一种享乐的愉悦感,所有因这种欲望而带来的虚荣心随即而至,它使得人类对单纯而高尚的东西不再抱有最初的幻想。

我们无法停住欲望的脚步,它赞美了我们,也谋杀了我们。欲望!它承载了我们,也折磨了我们。

人们相信追逐繁星会有回报,最终却像鱼缸里的金鱼一般了结残生。我思忖着如果从孩童时代就开始教育他们生命是荒诞不经的,那大概会容易些吧,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夺走孩童时期的美好时光,但是成人后却能获得大把光阴。至少,我们会免去一种创伤,身处鱼缸之中的创伤。

生命或许便是如此吧:有很多绝望,但也有美的时刻。只不过在美的时刻,时间是不同于以前的。就好比是音符在时间之内永远打了一个圆括弧,一个休止符,而在这外面,则是"曾经"之中的"永远"。

也许,最令人愤怒和最令人挫败的不是失业,不是贫穷,也不是对未来的不知所措,而是没有文化的感觉,因为当人们加载两种不同的文化,两种不可调和的象征性之间时是多么的无所适从,如果连身处何地都不知晓的话,又如何生存呢?

聪明头脑能使成功的滋味变得苦涩,而平庸才会让人生充满希望

有时,成年人似乎会花一些时间坐在椅子上,思考着他们悲惨的一生。他们凭空叹息,就像总往同一个窗户上乱撞的苍蝇,他们摇晃、挣扎、虚弱,最终坠落,他们会扪心自问为何生活会让他们去他们不想去的地方。我讨厌这种虚假的自视清醒的“成熟”。

我们何必要在虚无飘渺的苍穹之中去寻找永恒呢?

如果你想拯救自己,还是先拯救别人吧,微笑或哭泣,这是命运180大转变。

伟大的作品是一种直观的形式,而这种形式在我们心中产生了一种超越时间的恰当感。

播种欲望的人必会受到压迫。

面对曾经,该做什么,如果不在隐藏的音符中,追寻永远。

与我家来往甚密的那些人全部走着同一条路:年轻时尝试使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得到回报,像榨取柠檬般获取知识、谋得精英职位,然后倾其一生都在愕然中思忖为什么这般费尽心思到头来却只落得毫无意义的人生。人们相信追逐繁星会有收获,而最终却像鱼缸里的金鱼一样了结终生。

寺院青苔上的山茶花,京都山脉上的紫色青花瓷杯,这转瞬即逝的激情中所绽放的纯洁的美丽,不就是我们所渴望的嘛?属于西方文明的我们永远无法触及的嘛?

在人生的潮起潮落中仰慕永恒。

孤独而优雅,克制而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