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刺猬的优雅

我的父母很富有,家里很有钱,因此我和我姐姐也算是很富有。尽管如此,尽管我是如此辛运和富有。但长久以来,我知道自己人生的终点,便是金鱼缸,一个大人们把时间花费在像苍蝇往同一面窗户上乱撞的世界。